江教传媒 | 网站地图 收藏 | 指南 | 微博 |
首页 阅读大视野 校园部落格 静子热线 热点专题 作文大赛 我要投稿 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 >      江教传媒 > 初中e站 > 校园部落格 > 回家

回家

[ ] 作者:陈映红 来源: 新作文·初中版 分享到:

爷爷有一把藤木椅,古朴亦残破。

父亲几次想要替他买一把结实的新躺椅,老人却是才沾上座,便嚷嚷着跳起来:“没法坐啊!这椅子,坐得不踏实,腰疼背疼的,还是旧的好,旧的好……”

爷爷真是个念旧的人。

他坐在藤木椅上,微闭着眼,享受午后温暖的阳光。每当这个时候,爷爷就把无所事事的我叫来一同谈天。他轻抚着藤木椅的把手,张开了嘴,发出一道干涩的声音:“你不晓得,我坐这把椅子看见神六、神七飞上天哪,还有中国女排拿下金牌,那时多神气啊!这真的是件宝贝啊。不止这些……”他浑浊的目光忽地弯出细光,连带着周遭的眼纹也染上了柔和,粗糙的手缓慢地轻抚着椅把手,“连你这女娃出生啊,我都是坐在这上面知道的……那时你奶奶,在屋里绕个不停,一直念叨着要给你买些什么耍、缝些什么穿、煮些什么补身子,老太婆面上乐得兜也兜不住……”

爷爷第一次这般絮叨,我也听得入神,染着笑的句子却戛然而止。我便扭头去瞧爷爷,却见他那双眸中满含的悲水洒落,透出一片苍凉。

我才明了,爷爷是挂念起奶奶了。

二老结婚有数十年了,泛旧的藤木椅也伴了数十年,两人表面小吵小闹不断,感情却好得叫人羡慕。

爷爷年轻时爱四处游玩,两脚难着家。这把藤木椅便是那时淘来的宝贝,二老十分稀罕,总争着来坐,往往是以奶奶抢不过赖皮的爷爷而告终。

一天里爷爷十有八九在外头,这时奶奶便提了藤木椅,搬到庭院里,惬意地歇在上头,品赏温暖的日光,斜眼瞧见爷爷披着一身的风尘返家了,眼中掠过一丝柔和,笑意不住地挂在脸上,乐呵呵地轻快道声:“老头子,回家了。”

爷爷便很恼,自此鲜少出屋,而是霸占着大椅子,待到日暮时便朝晚归的奶奶扬一扬下巴,眸子半合,安适得很。

爷爷身子总是不好,又固执地不肯喝药,奶奶端了一碗黑乎乎的中药,他总哼哼唧唧地不愿入口,直至奶奶揪着老顽童的耳朵吓唬说不给他坐椅子,爷爷才百般不情愿地喝下去。那会儿,狭小温暖的庭院总是安静不了。

可谁能想到,中气十足的奶奶要比病怏怏的爷爷先去了呢?

毕竟年岁老旧,藤木椅也立不住脚了。

爷爷最宝贝的破椅子,折了一条腿,断在地上的“残肢”异常地破败和孤凄。爷爷颤巍巍地扶上去,面上竟淌着孩童般无措而滚热的泪水。

我们费了好大功夫修补好藤木椅,爷爷却再不躺在里头惬意地沐浴暖阳,也再不抚着老旧的藤把哼着老旧的曲儿,

我望着日益苍老的爷爷,他的眸里总是浑浊不清的。只是那里,却一直晃荡着穿过庭院、跃过残垣破瓦的声音——

老头子,回家了。

责编:黄静子
微博关注:初中E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