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教传媒 | 网站地图 收藏 | 指南 | 微博 |
首页 阅读大视野 校园部落格 静子热线 热点专题 作文大赛 我要投稿 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 >      江教传媒 > 初中e站 > 校园部落格 > 奶奶、老屋和牛

奶奶、老屋和牛

[ ] 作者:吴题 来源: 新作文·初中版 分享到:

我半岁回奶奶家,在奶奶家长到五岁。

奶奶家有个老屋,好老好老。在我的印象里,奶奶家的老屋是用木头做的,地板是天然的石头,堂屋和天井中间还有一条水沟,里面长满了杂草。老屋虽老,但很结实,现在还屹立在萋萋荒草里,只是不再是我的天堂,而是小动物们的天下。

家里包括我在的堂兄妹有四个,奶奶最疼我。

我还只一两岁时,需要人管着,奶奶又要干活,就把我捆在背上。等我大一些了,就跟着哥哥姐姐到处跑啊跑,从这家跑到那家。

那时,我们的乐趣很多。记忆最深的,就是到“娇娇姑姑”家玩。娇娇姑姑家离我们家不远,我们总爱去她家玩。那时候她家有一个吊床,绿色的网,可以躺着上面荡。我们就天天跑到她家去,争着抢着荡。娇娇姑姑的房间对我们也有很大吸引力,纸编的笔筒、沙漏、弹珠……都能勾起我们的好奇。有时候我们可以在她家玩上一整天,奶奶叫都叫不回。

可是现在过年回奶奶家,即使妹妹缠着我去,我也不想去了。怎么了呢?

那时老屋的春节,是最美好的春节。妈妈过年回来,总会带回烟花来玩。我们都希望天快快黑,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冲天炮”了。鞭炮冲上云霄时的响声,让我们惊叹欢呼。

老屋里有一头牛,与我同岁。妈妈说,我三个月时回奶奶家,刚好赶上牛儿出生:“你正缺奶水喝,你那憨货姑姑说,果果有新鲜牛奶喝啦!真是笑死人!”那是一头母牛,我还在地上爬的时候就生小牛了,然后每年都生,爷爷奶奶很宝贝它,夏天想尽办法给它赶蚊子。这头牛最让我喜欢的就是它的眼睛,好大好大,好亮好亮,睫毛也很长。我常想要是我也有一双这样的眼睛就好了。

奶奶每天都要给牛煮臊水,下午要放牛出去吃草,我就跟着去。放牛的时光,是很有趣的,大多在田边,田里有很多小青蛙。我就找青蛙玩,发现了就跟着青蛙跑,趴在地上抓,可总是失败,有时还要啃一嘴泥。我就郁闷地去找奶奶:“奶奶,我怎么总是抓不到啊?”奶奶笑我:“蠢崽,奶奶帮你抓。”奶奶就“哎哟”一声起身,找到目标,猛地用手一扑,就抓住了。“奶奶,你怎么这么厉害啊!”我都看呆了。奶奶用一根稻草把青蛙腿绑了起来,给我拿着,我就小心翼翼地拿着,饶有兴趣地观察它,能看一个下午。

夏天,蚊子多,牛的肚子上就叮满了蚊子,我和奶奶就用手去拍。拍完之后还用鼻子嗅嗅手,一股臭臭的味道。

夏天热,我和奶奶就睡在地上。“好热啊!”我说。“就是,奶奶帮你扇风哈。”奶奶拿出蒲扇,慢慢地扇,我在清风中香香地睡着了……

夏天是奶奶最忙的时候。既要收割,又要插秧,爷爷奶奶就一天到晚在外面。通常奶奶早上五点多就起来,和爷爷带上扁担、竹篮、一大瓶类似可乐的东西(有时是糖水)就出门了,要等到晚上八点多才能回来。有时我在家太无聊了,就跑去田里找奶奶。

“奶奶!”我边跑边喊。“果崽,你怎么来咯啦,好热的。”奶奶停下手中的活儿,站起来喊。“没那么热!”我喘粗气。奶奶笑,又开始插秧。我在田埂上坐着,在田里抓泥巴玩。看着奶奶插秧,我也好想插,田里又有水又有泥巴,又凉快又好玩。“奶奶,我也想插。”我对奶奶说。“蠢崽,不插,好苦的。”我奇怪,这有什么苦的?直到长大,我才明白。

有一段时间是割谷子的,我也跟着去。那地方离家比较远,走之前奶奶问我:“蛮热的,你不怕?”“不怕!”我毫不犹豫地说。“嘿嘿,我们果崽……”奶奶总是这么说。

到了田里,奶奶开始割了。我也拿了一把镰刀帮奶奶割。“别割到手!”奶奶提醒我。“欧嘞!”我自信地应着。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割到手了。想到刚刚说的话,我没跟奶奶说,继续割。我很奇怪——为什么爷爷奶奶们得这么快,刷刷刷就割下来了,我怎么还要磨这么久呀?我去问爷爷。“公公,你们怎么割得那么快?”“有方法的吧。”爷爷回答。我观察爷爷的动作,模仿了一下,嘿,还真快了不少!我心中不免生出一股成就感。

回到家,奶奶又要曬谷子。我也要去。“蛮痒的!”我还是去了。把谷子倒在地上,用类似猪八戒的武器的东西摊开,好像挺简单。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就发痒了。把脚冲了好几次,还是痒。早知道就听奶奶的话好了,我想。

老屋实在太老了。不知是在几岁的时候,我们家要建新房子了。爷爷每天都去干活,每到中午,奶奶就叫我们去新房叫爷爷回来吃饭。“公公,回去吃饭啦!”我们在下面大喊。“噢,你们先回吧!”爷爷在上面应着,我们就屁颠屁颠地跑回老屋去。

记不得过了多久,我们搬进新屋去了。但仍常跑去老屋玩,娇娇姑姑那儿也和原来一样,几乎每天都去。牛,现在是老牛了,也一起搬去了新屋。

新屋挺大,有了单独的厕所,有了牛栏、鸡栏,有了新电视、新衣柜、新床,老屋的东西也大都留着。新屋前面有一小块空地,砌着一面矮墙,墙下是鸡鸭的地盘。再上面有一条小河,水很干净,夏天我最盼望的便是去那儿洗澡。

爷爷奶奶一如既往地干活,我一如既往地跟着奶奶。

2009年开学前,妈妈回来了。这次她是要接我走,去城里上学。我很慌张。我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奶奶,离开过老屋与那头老牛。可我不得不离开了。即使再舍不得,再难过,我终究要走。

我长大了,奶奶老了。老屋老了。老牛,也老了。昔日强壮的爷爷现在已不能干重活,奶奶的头发已花白。12岁的牛,很老了。老屋也会被拆吧。海子说,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与稚嫩的自己告别。告别是通向成长的苦行之路。现在,我离开奶奶已不会哭了。不是不难过,而是我知道,我必须学会告别。

对待告别的最好态度就是,好好告别。

责编:黄静子
微博关注:初中E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