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教传媒 | 网站地图 收藏 | 指南 | 微博 |
首页 阅读大视野 校园部落格 静子热线 热点专题 作文大赛 我要投稿 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 >      江教传媒 > 初中e站 > 作文大赛 > 有一种神奇让我着迷

有一种神奇让我着迷

[ ] 作者:谢娅婷 来源: 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获奖作文 分享到: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幼时起便向往着江南,总想看一看,到底那“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是否真的那般神奇。

就这样,我带着一路书香,携一颗灼热的心,静坐窗前独卧寒衾,不知不觉中便沉迷于江南,那文人墨客笔下的诗意江南。

在烟波浩渺,乌蓬摇梦的江南,似乎总有诗人的脚步走过,总有燕子在细雨斜风中剪空掠影。江南就是闲淡悠闲的,那里没有“月下清歌红袖香”的长安所拥有的纷扰,有的只是青青石板的灵动,碧绿梧桐的清静。那二月的碧柳垂着纤细的枝条,在水光潋滟中漾起圈圈涟漪,穿着蓝印花布裙的江南女子,手执檀香扇,缓步而行,留下一串环佩叮当的脆响,人们流连在小桥流水、青石长街中,醉倒在“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旖旎中,偶尔也会举一壶清酒,倚靠在碧柳下轻吟:“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只愿如那个叫苏小小的女子一般,生于江南,死于江南。在那“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的江南有的,是鳞次栉比的粉墙黛瓦和古朴风雅的茶楼。在“深秋帘暮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的江南有的是丝竹琴音的婉转悠扬和渔歌互答的悠然自得。在那更声漏断,烟雨蒙蒙的江南,檀香袅袅升起,引人唯愿一醉江南。

流年匆匆,岁月难留,那忙碌奔波的俗土让我们几乎忘了,这世间曾有那么一个神奇之地,令人着迷。于是,我开始渴望有朝一日可亲眼目暏。

曾在心中想象过千万遍,当某一天终于得以抛开书卷踏上那魂牵梦萦的水乡时,只觉一阵失望。什么“村连三峡暮云起,潮送九江寒雨来”,什么“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什么“画鼓清箫估客舟,朱竿翠幔酒家楼”,如今再也寻不到了。原来这烟雨江南,不是人间能够留得住的,转眼间轻舟在湖中荡成栏柯,昔时的丝竹琴音已不闻多年,当年那“烟笼寒水月笼沙”的江南飘荡着的歌楼上,陈后主的玉树后庭花,如今已葬入了似水流年,了无痕迹。

那“莲叶何田田”的江南,鱼一如从前那般戏于莲叶间,却早已寻不见那穿着柔白轻纱,嘴角漾着笑意的采莲女子。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在那朱雀桥边色彩斑斓的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下的枕水人家依旧在原来的地方。只是,那在堂前飞舞的燕子却不见踪影。那下着淅淅沥沥的细雨的西冷桥边再也没有那个名唤苏小小的女子;西湖边的雷峰塔依在,断桥上却再也没有人以一柄红色油纸伞为媒结下千古奇缘,在那溪水边,再也寻不到背着竹篓的少年,再难得有渔家姑娘划着乌蓬船唱一曲古老渔歌。在深深庭院中,“桃花依旧笑春风”却一如当年的“人面不知何处去”,在桃树间再也没了那古装女子和白衣书生。当年吴越争霸的战鼓,打碎了江南本来的安逸,时过境迁,西施和范蠡的凄凉恋情也散在了江南的烟雨和繁华喧闹中。

斑驳陈旧的朱门以它的美苦诉愁肠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它的喧闹尽现繁华后的萧条;钱塘江潮起潮落,西泛湖畔花开花谢,在岁月的不断变迁中,我才发觉江南亦多愁。“汉宫秋月的哀愁,“留恋处,兰舟催发”的离别,甚至,戴望舒的油纸伞,也在这烟雨迷蒙的江南结上了愁怨,多愁的江南情怀在我们现代社会是不需要的,不是吗?

或许,我所追寻的江南,那个有着长堤柳和水月桃花的江南,只是一个中国千年诗词历史沉淀的文化符号,而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江南文化已随着中国走向科学之路的脚步消失在人们眼前,江南的美也只能在诗人的笔墨中永恒,那个有着画船歌楼,轻罗小扇的江南,安存于我们梦中足矣。

责编:周宏标
微博关注:初中E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